exness个人专区专注于外汇黄金原油技术分析以及靠谱外汇平台推荐、正规外汇、黄金、指数、原油开户。请收藏好我们的网址:http://www.w9zfx.com 以便下次访问
  • 管涛:聊聊强势人民币的那些事儿, 外汇交易时间

      聊聊强势人民币的那些事儿

      作者: 管涛

      [ 受累于主权债务危机,欧元区深陷经济停滞,伴随欧元对美元汇率贬值,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欧元比重同期也回落3.6个百分点。 ]

      最近参加研讨会,但凡谈到人民币国际化问题,经常有与会者提出,当前人民币汇率升值是我国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时间窗口,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强势人民币才能够更顺畅地走出去。固然,只有强势人民币才能够支持人民币国际化行稳致远,但将强势人民币简单理解为人民币汇率升值恐失之偏颇。

      强势美元政策的由来

      谈及强势人民币就不得不说强势美元政策。强势美元政策因比尔·克林顿政府第二任财长罗伯特·爱德华·鲁宾的名言“强势美元符合美国的利益”而广为流传。

      克林顿政府是以1985至1994年的弱势美元开局的。疲软的美元对促进出口、抑制进口起到了一定作用,但弱势美元推高进口价格、推升通胀,压缩了货币宽松的空间。更重要的是,美元继续贬值可能危及美元的全球霸主地位。美元不断贬值还损害了美国金融业的信心,造成金融市场动荡。

      1995年初,出任美国财长的鲁宾采取措施扭转美元颓势,美元开启了长达六年半的升势,为克林顿政府良好的宏观经济表现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强势美元压低了通胀,为货币宽松赢得了空间。同时,强势美元吸引外国资本流入,弥补了美国经常账户逆差。

      尽管强势美元政策起始于美元指数由弱转强,但其后不管美国经济形势和美元指数走势如何,美国财政部支持强势美元的表述都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。

      如2001年至2011年是上轮美元汇率贬值的大周期。2007年初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,时任财长亨利·保尔森于同年7月间依然坚称:“强势美元符合美国国家利益,但其价值应该由开放竞争的市场来决定并且符合经济基本面。”当次贷危机演变成2008年底全球金融海啸后,其继任者蒂莫西·盖特纳2009年11月间表示:“我相信强势美元对于美国、对于美国经济的健康来说十分重要。”此外,当国际上指责美国搞竞争性贬值时,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辩称,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为了稳定美国经济和金融,美元贬值是结果而非货币政策目标,而美国好了,世界也就好了。

      可见,强势美元政策并非是追求美元汇率只涨不跌的政策,而是坚持经济强货币强、美国好世界好。

      其实,汇率的强弱并不能决定该货币的国际接受和认可程度。如2013年起,日本实施财政货币刺激加结构性改革的“三支箭”,日元对美元汇率大幅贬值。但由于“安倍经济学”提振了日本经济,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日元比重2013年底至2019年底提高2个百分点。相反,受累于主权债务危机,欧元区深陷经济停滞,伴随欧元对美元汇率贬值,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欧元比重同期也回落3.6个百分点。

      借鉴强势美元政策的经验,我国打造强势人民币的经济基础和政策条件也正在逐步趋于成熟。

      构建新发展格局是强势人民币的重要支撑

      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,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,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。我们要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,保持战略定力,办好自己的事情。其中,加快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,是主动适应我国经济发展新阶段、应对外部环境逆风逆水变化的重大战略决策。

      构建新发展格局有助于增强我国经济内外均衡协调发展的韧性。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历史,就是一部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历史。尤其过去二十多年来,我国主动顺应内外部环境变化,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坚持扩大国内需求特别是消费需求的方针,促进经济增长由主要依靠投资、出口拉动向依靠消费、投资、出口协调拉动转变,经济增长动力已经变得更为多元,外贸依存度大幅降低,内需对经济增长贡献率明显增强。

      今年,我国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,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,实现了经济如期复苏、增长好于预期。正是已经初步培育起来的超大规模国内市场优势,令我们今年有了“不能在境外游就在境内游,不能在海外买就在国内买”的底气。同时,全产业链供应链的复工复产,不仅保障了国内物资供应,还满足了海外进口需求,内外需共同发力,助推疫后中国经济修复。

      构建新发展格局有助于培育我国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的新优势。改革开放之初,我国以“两头在外”的方式参与国际大分工,积极迎接世界制造业转移,逐渐发展成为“世界 外汇交易时间工厂”,但也造成品牌、技术和销售受制于人。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,我国经济快速成长,国内大循环的条件和基础日益完善。同时,我们构建新发展格局和扩大内需不是搞内循环、自循环,而是开放的双循环,通过释放巨大而持久的动能,推动全球经济稳步复苏和增长。

      国内消费需求和供应链韧性十足,令中国成为全球资本和境外厂家的避风港。今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负增长,但我国吸引外资流入累计增速已经转正。许多外国商品销售在其本土和全球负增长,但在中国市场却是逆势扩张。按照“十四五”规划提出的积极促进内需和外需、进口和出口、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协调发展的要求,我国将逐步塑造“世界工厂+世界市场”的新定位。

      构建新发展格局还有助于夯实我国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。十九大提出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,就要在打通国际循环的同时,进一步畅通国内大循环,提升经济发展的自主性、可持续性。就要坚持创新在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 外汇交易时间位,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,解决“卡脖子”问题。就要加强国际产业安全合作,拉长长板、补齐短板,维护重要金融基础设施安全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。就要深化市场化、法治化、国际化改革,提高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,降低对外部融资的过度依赖和货币错配风险。就要推动更高水平的制度型对外开放,用顺畅联通的国内国际循环,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,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,形成更加紧密稳定的全球经济循环体系。

      打造强势人民币地位的其他政策条件也在逐步具备

      1.对内平衡优先原则逐渐明确。

      作为大型开放经济体,宏观经济政策通常要首先考虑国内增长、就业和物价稳定情况。这些年,我们不仅是这么说,也是这么干的。

      如2018年,我国遭遇国内经济下行和对外经贸摩擦。在人民币汇率承压的情况下,我国央行迎着美联储四次加息并缩表,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的压力,四次降准,引导市场利率走低。到年底,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由年初的近百个基点降至三十四个基点。

      今年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在我国率先暴发,人民币汇率由升转跌。我国央行又领先全球央行进入疫情应对模式,积极运用数量和价格工具,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,引导市场利率走低,有效支持了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。

      2.货币政策依然处于正常状态。

      自去年底以来,央行就多次指出,要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货币政策,保持正常的、向上倾斜的收益率曲线,为经济主体提供正向激励。即便在疫情应对之时,仍然不忘保持政策定力,把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,既不让市场缺钱,也不让市场的钱溢出来。与主要经济体一地鸡毛的零利率负利率、无限量宽相比,我国目前不论政策性利率、法定存款准备率和央行资产负债表都还有一定调整空间。

      正如央行行长易纲撰文指出的,未来几年,还能够继续保持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,将成为全球经济的亮点和市场所羡慕的地方。这总体上有利于我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,有利于增强人民币资产的全球竞争力。截至今年10月,境外投资者已连续23个月通过银行间债券市场增持人民币债券,即便3月份全球金融大动荡时也不例外。

      3.汇率机制灵活性进一步增强。

      自2017年止跌回升以来,人民币汇率步入了双向波动的新常态。其后,无论汇率升贬值,央行都基本退出了外汇市场常态干预,信守了汇率政策和监管政策中性。近年来,除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和逆周期因子等宏观审慎措施外,再未实施新的资本外汇管制措施,反而稳步提高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。

      这次“十四五”规划中对于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只字未提,并不意味着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停滞。相反,增加汇率弹性,更好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中的“自动稳定器”作用已是大势所趋。这有助于进一步降低对行政管制手段的依赖,也有助于提高货币政策的独立性。

      综上,未来强势人民币也将遵循经济强货币强、中国好世界好的政策逻辑。至于人民币汇率升贬值的波动,不是影响海外人民币资产配置策略的关键。